安平风貌

崔护故里诗香浓

发布日期:2018-09-26  09:55:00 来源: 浏览次数: 字体:[ ]

一一记“麻袋诗人”崔文龙的诗文情结

刘雅林  

8月31日至9月12日,安微卫视连续播出了《桃花依旧 寻找崔护后人》特别节目,节目中有个“麻袋诗人”格外引人注意。在博陵崔氏历史文化研究会长李建抓的引荐下,笔者见到了这位诗人一一崔文龙。

脸庞黝黑,面相憨实,若不是留着一头长发,眼前这个人崔氏后人怎么也不能和崔护、麻袋诗人联系起来。“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诗句至今依然光彩照人,安平(古称博陵)籍唐朝诗人崔护也因此盛名文史。然而,崔护仅仅是博陵崔氏众多翘楚中的一员,博陵崔氏家族自汉至宋,先后出了几十位宰相,仅唐一代就有27位将军、上百位侍郎以上官员,诗人、文学家、书画家不可胜数。

那么,为何一门百相辅,千年秀一支呢?

我们也许能从崔文龙的身上找到答案。崔文龙是安平县付各庄村的一位普通农民,生于1963年,家风熏陶,文浸诗沐,十年时间竟然写了两麻袋诗歌,并且把丝网生意做的红红火火。那么,他这个生意人有着怎样的诗文情结呢?

崔文龙的村庄原来在滹沱河河套里,年幼的崔文龙很聪明,十来岁时跟着父亲去捉鱼,回来竟然写了几句“诗”:“家居村南滹沱河,鱼虾时有村夫捉。儿童随父河边去,娘往筐里装饽饽。”尽管诗性不强,但其诗文天赋可见一斑。

然而,随着村庄的搬迁和父亲的日益病重,初中毕业后生活的现实让他再也没有那么多浪漫情调。特别是成家后,各种家庭开销大起来,出于生活所迫他从事过多个职业,先后织过罗、杀过猪、跑过客运、做过丝网。但是,无论生活多么艰难,他时刻牢记父亲的告诫“作为崔氏后人,一定要讲仁义礼智信”。在几十年的人生岁月里,他的确这样做的。在跑客运时,他12年如一日,始终把乘客安危冷暖放在心底最深处,没有发生过一次安全事故;在生意中,他秉承诚信的准则,经商先为人,就是现在所做的轧花网生意,也是因为他人品好,积累了很多固定客户,把生意做的红红火火。

他不吸烟、不喝酒、更不耍钱,在工作之余,他买了很多《意林》、《读者》、《青年文摘》等弘扬人性真善美的高端杂志,杂志上一篇篇文笔优美、感人至深的文章深深吸引了他。面对书本,他如饥似渴,有时候遇到好的语句,就摘抄下来,几年时间竟然积累了好几本自己摘抄的“文章精粹”。

真正写诗创作是从2008年开始的,那个时候他的丝网生意步入了顺利发展轨道,时间比较充裕,社会的阅历、人生的积淀都为他的创作做了很好的铺垫。他见物写诗,遇人遇事写诗,甚至有时候吃饭或者看电视,兴之所至,他也赋诗一首。他的诗来自生活、反映生活,无时无刻不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他的《尴尬》诗“诗句忽来在饭店,心念情处泪水连。此景惊动一旁客,快拿纸巾遮脸面”;他的《养牲畜》诗“家养馿马居南房,青草桔秆少喂粮。收秋种麦全靠它,冬日栓桩晒太阳”;他笔下的《滹沱河》“碧水清潭映天蓝,芦苇垂钓偶起杆。野鸭轻游笑鱼翁,迷人滹沱伴秋风”……自然生动又富有情趣。 就是在近日参加安徽卫视的节目录制时,他也即兴做了一首《突然》诗“安徽剧组欣然来,愚家上下喜心怀。枝叶相欢门前树,感恩祖先是崔护。”

天长日久,日积月累,整整十年他写了两麻袋诗,足有上万首。虽然严格来说,他的诗不合格律,更多的是打油诗、口水诗,但作为一个饱经沧桑的庄稼人,有时候兴之所至来几笔,作为晚年的文化娱乐,这不也是唐朝诗人故里之人的高端雅兴吗?

据李建抓介绍,在安平县崔氏故里,像崔文龙这样的农民文化人比比皆是,他们抄起铁锹是农民,拿起笔杆是诗人,这是崔氏门风千百年无形熏陶的结果。崔氏后人做官讲廉,交友讲义,做生意讲信,为人子女者讲孝顺。崔文龙学历不高,文化不深,但是谨遵《崔氏家训》“父母不可不孝,诗书不可不读。”为尽孝道,崔文龙一直和年过九旬的老母亲吃住一处,坚持每天给老母亲泡脚、按摩。“我父亲因为肺病走得早,我希望母亲能健康长寿,而我能做的就是多一些陪伴、多一些照顾……”,说到母亲,崔文龙这个七尺男儿已经泪眼模糊。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