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中文站点 > 安平概况 > 红色旅游

冀中军区安平人民抗敌英雄谱

时间:2016年8月30日 10:39:44 来源:红色旅游

 

 

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

为了抵御日寇保家卫国,安平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1938年1月,吕正操领导的人民自卫军迁至安平后,孟庆山领导的河北游击军也经常在安平一带活动,为了扩大抗日武装力量,安平县委大部分成员充实到河北游击军。在此之后,除平时少量人员参军外,还有四次规模较大的参军高潮。一次是1939年1月,贺龙和关向应率一二0师进驻安平后,许多有志青年在抗日救国的影响下纷纷报名参军参战,具体人数因当时一二0师不久就移防别处,并无详细的统计。第二次是1940年5月,全县有700多人成为抗日主力部队人员。第三次是在1941年,又有600多人参军。第四次在1944年1月,为实充抗日武装,全县又有600多人参军,走上抗战第一线。

当时仅有十七八万人口的小县,八年抗战期间共有8689人参加了八路军或成为地方抗日干部战士,有2269人光荣牺牲,其中共产党员470人。牺牲在本县境内有447人,其中县区干部59人。这些以身殉国忠烈们,有的在烽火硝烟中血洒疆场,有的不幸被捕在日寇的屠刀下英勇就义,有的面对强敌的威逼利诱自尽殉节,无一不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惊天地而泣鬼神。

且说日本侵略者是在1939年2月9日侵占安平县城的。与周边的县城失陷的时间相比,安平县似乎晚了些。衡水县城于1937年10月4日陷落,日军沿滏阳河追击国民党二十九军王长海旅,行至安济桥因水位太高,轮船无法通过,于5日和11日两次炸桥,才使船得以通行。景县县城在1937年8月22日遭日军飞机轰炸,群众死亡110人,重伤190人。故城县城老故城和郑家口于1938年11月间被占领。其它各县如冀县、深县、武邑、饶阳等县失陷的时间与安平相差没几天。2月9日这一天,日军部队出动坦克、装甲车、骑兵计1000余人,由安国出发,经过流罗、北满正,渡过潴泷河、滹沱河,占领了安平县城。

此时按照敌进我退的战略战术,安平县委及抗日政府机关转移到细雨村、辛庄、张敖、崔安铺一带活动。

嚣张骄横不可一世的日军占领安平县城后,首先占据制高点孝感圣姑庙和安平县高小所在地,建立起指挥机关。随之成立宪兵队,有日军士兵35人。日军利用引诱收买、招降纳叛和强行抓丁的办法,组织汉奸政权和日伪军队伍。随后在南满正、北满正之间的滹沱河上架起了木桥,修建了据点。不久城内建立伪安平县公署,设县长一人,即盐山县人冯梦周,另有日本顾问一人。下设秘书室、民政科、建设科、财政科、教育科、宣传科。又设警察所、保安队、司法处。1940年1月,成立安平县伪警备团,下设两个大队,每个大队200多人,另设独立中队100多人,特务队50人,保甲自卫团120人。常驻日军有一个宪兵队,一个大队,共500余人。有时驻两个大队千余人。从那时至1945年5月24日县城被八路军攻破,日军及汉奸残敌弃城而逃,六年时间内共有6名汉奸县长任职。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从南京大屠杀到华北的无人区,从731部队的细菌战到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从万人坑焚尸炉”……日本法西斯使用了极其残忍的手段,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和被俘士兵,他们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已远非兽行两个字所难形容!

仅在冀中平原上的蕞尔小县安平县,日军占领六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就制造了城南血案(杀害抗日干部和群众18人)、焦土南胡林(杀死11人,烧房600多间、大火烧了四天四夜)、中角村惨案(杀死村干部群众18人)、张刘乡惨案(有27人被杀,36个致残)、角邱惨案(杀死73人,其中老人、妇女、儿童居多)等大型杀人案件。至于零星杀人的事件,更是不计其数。灭绝人性的日本侵略者,以杀人为乐事,奸淫抢掠,无恶不作,他们用刺刀挑、用狼狗咬、用军刀砍,剖腹割耳,残忍至极,令人发指。对于敢于反抗他们的八路军战士和抗日干部群众,更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一下子赶尽杀绝。

哪里有侵略,那里就有抵抗;哪里播下了仇恨的火种,那里就有熊熊燃烧!面对日本侵略者的暴行,英雄的安平人民没有被吓倒,更没有丝毫的屈服,他们高声吟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的慷慨悲歌,义无反顾地奔赴了抗日战争的第一线,以血肉之躯同侵略者决一死战。

在安平县城东北二三里地的南胡林,抗战时只有140多户,600多人,就是这个几百口人的区区小村,在抗击日军中打出了中国人民的威风,被誉为焦士抗战的模范村。村中在1938年初就建立起了中共党支部,在党支部书记廉雨亭等人的组织下,建起了工、农、青、妇、武等群众性的抗日组织。1940年,当日军纠集一帮汉奸们逼村中建立维持会时,党支部书记廉雨亭带领群众公开抵制,使日军的阴谋没有得逞。村里的地主、国民党员廉士洪暗中与日军勾结,准备当维持会长,抗日政府及时除掉了这个汉奸。南胡林距县城很近,是日军去东北部各村扫荡抢粮的必经之路,每当日军出动,这里的游击小组就及时向各村鸣枪报警传递情报,遇到适当的机会,游击小组的民兵们还会主动出击,骚扰日军一阵子。日军见南胡林不但不成立维持会,而且还除掉了他们的走狗,更不能容忍的是村里人串通八路军专门他们对抗,因此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天,二三百名日伪军包围了村子,一番奸淫抢掠过后,又残酷杀害了村农会主任、共产党员廉清洁,想杀一儆百,使南胡林人屈服。日军的淫威和残忍,非但没有吓倒南胡林人,反倒激起了乡亲们更为强烈的仇恨和反抗,村里的抗日斗争开展得愈加活跃。

为了防止日军的报复,减少不必要的牺牲,南胡林村党支部动员群众暂时到外村居住,一时,南胡林成了无人居住的空村。狠毒至极的日军对南胡林下了绝招,100多日伪军窜到村里放火烧房,一刹时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大火一直燃烧了四天四夜方熄,可怜祖辈繁衍生息的家园化为灰烬,600多间房子变成一片焦土。

英雄的南胡林人望着被烧毁的家园,眼泪中充满了愤怒,心中埋下了复仇的火种。党支部组织分散居住在48个村的乡亲们,在梅左村召开复仇誓师会,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小鬼子烧掉了我们的村庄,但是烧不掉我们血战到底的决心!

会后,他们重新整顿了抗日组织,强化了游击小组的力量,自制了土地雷、大抬杆、独撅枪等武器,投入了新的斗争,他们先后除了8名死心塌地的铁杆汉奸,多次协同区小队出没在抗日战场。游击小组还坚持派民兵隐蔽在村里的断壁残垣中,监视县城中日军的动向,一有情况马上发出信号。

在两年多700多个日日夜夜里,南胡林的乡亲们投亲靠友在外村居住,于流离中艰难度日,村子的废墟中荒草萋萋,一派悲凉肃杀气氛。但是,英雄村庄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焦土和废墟中依然活跃着不屈的身影,南胡林人以大无畏的民族气节在这里建起了一道抗战到底的铜墙铁壁,在燕赵大地上留下了千古不灭的浩然正气。

在安平县,还有一个闻名遐迩的抗日模范村,这就是威震敌胆的铁打的河漕村。河漕村在县城西北方向七里处,是个2000多人的大村。1939年2月日军占领安平县时,中共安平县委在村中建起了党支部,村里的抗日斗争开展得极为活跃。民兵有近80人,建起了小兵工厂和爆破组,自制地雷、手榴弹、火枪、火炮等武器,还能翻新子弹,并配有50多件步枪、火枪、抬杆等武器装备。村南挖成了深宽皆两丈的壕沟,东西与两个邻村相通,沟南埋下了地雷,沟北筑有工事,与壕沟相连的还挖有多处交通沟,进退可以自如,民兵们日常坚持站岗放哨,经常利用地雷战、麻雀战袭击日军,日军在这里吃尽了苦头。

驻扎在安平县城里的日军头目,眼见得眼皮底冒出这么一个抗日的坚强堡垒,直气得七窍生烟,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先后对河漕村进行了三次疯狂的报复。第一次是在1940年2月14日,日伪军数百人夜袭河漕,一次抓走80多人,残酷杀害了1名共产党和4名村民。第二次在1940年10月2日,日伪军分三路包围河漕,放哨的民兵发觉后一面组织掩护,一面通知群众转移,大部分群众安全转移,日军打死村民2人,抓捕7人,女共产党员王小英在日军严刑拷打下坚贞不屈,最后寻机投井殉节。五天之后,日军又窜来村中,打死村民2人。第三次是在1941年3月的一天,日军出城扫荡归来在河漕村边踩响了地雷,死伤数人。几天后,日军到河漕疯狂报复,打死村民3人,宰杀牲口20多头,烧毁房屋105间,大火一直烧了三天三夜。

三次疯狂的杀戮没有吓倒英雄的河漕人,他们强忍住巨大的悲痛,以更顽强的斗志投入了新的战斗,使村庄成为日军通往滹沱河北的一只拦路虎。1941年的腊月的一天,日军又第四次来河漕村进行报复,却遭到了民兵们顽强的抵抗,日军死伤惨重,匆忙中撤退。从那以后,心惊胆战的日军再也不敢轻易来河漕村撒野了。曾经疯狂一时的日军也有叹气的时候,他们不得不承认:河漕村真是铁打的

在气壮山河的安平人民抗日斗争的光荣历史中,有无数个英勇抗战的模范集体,更有千百万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的不屈志士,在民族危亡山河破碎的紧急关头,他们慷慨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抛头颅洒热血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正是这些用共产党先进思想武装起来的普通人,以血肉之躯筑起了中华民族新的长城,也为中国人民反抗侵略抵御外侮树立了光辉典范。

安平县北郝村五十多岁的老汉张东东,身高一米八开外,膀宽腰圆。高大威猛,是当地有名的大力士,凭着一身使不完的力气,张东东抬担架、送公粮、拆铁路踊跃争先,一个人能顶几个人用,村民们送他一个外号一一抗日迷。1942年5月的一天,日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疯狂扫荡时,一帮日伪伪军窜进了曾作为冀中区机关驻地的北郝村。本来张东东已经逃出村外隐蔽了起来,但是他又惦着村中乡亲们的安危,又悄悄潜回村中打探情况。不想被日军士兵发现,他赶紧躲进了一处磨棚,顺手抄起磨棍藏在门口准备战斗。几个日本兵追了过来,口中叫嚷:八路的快出来,要不就开枪了!一个鬼子兵见没有动静,就试探着想进入磨棚,刚一露头就被张东东抡起磨棍撂倒了,第二个鬼子不明情况,小心翼翼朝里走,也挨了当头一棒倒下了。接连打倒了两个鬼子,张东东冲出磨棚想迅速离开。这时,又有几个鬼子端着刺刀围了过来,只见张东东抡动磨棍,转着圈子狠狠地打,鬼子兵奈何他不得。气得日军头目嗷嗷乱叫,又召来了几个鬼子,十几个鬼子将张东东团团围住,明晃晃的刺刀朝张东东身上乱刺。在身中多处刀伤的情况下,张东东的磨棍仍在不停地来回抡动,又打翻了三个鬼子。混乱中鬼子兵用枪托子击中了他的头部,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但是双手仍然握紧磨棍,用尽最后的力气扑向一个鬼子,用高大的身躯死死压住了这个鬼子兵。见此情况,现场的日伪军都吃惊得瞪大了眼睛,想不到这个土八路竟这样厉害!张东东倒地后,鬼子兵一阵乱刺,又用绳子捆绑起来,扔进了附近的水塘中。次日,亲属及乡亲们眼含热泪打捞起张东东的尸体,发现身上有几十处刀伤,只见他两目怒视,眉头拧成了疙瘩,这个钢铁汉子用最后的力气,谱写了安平人英勇不屈的慷慨悲歌!

在安平县,还有一位身陷囹圄以死殉节的忠烈之士,名叫宋永安,凶狠残暴的日本侵略者,企图逼迫他当伪安平县长,宋永安以死抗争,保持了大义凛然的民族尊严和自身清白。宋永安生于贫困之家,早年当过木匠、小炉匠,后迫于生计卖身当了清朝士兵,曾在鄂军任团长。因不堪参与军阀混战,辞职还乡。1925年应邀到鲁军任师长,又因痛恨军阀内部派系倾轧,愤然辞职。1935年前往北平与老友李锡九共谋抗日大业,加入人民抗日救国会,参与了平津一带的抗日工作。1938年4月接任安平县抗日政府县长,经闫子元介绍加入共产党。之后受共产党组织的委派,去做游杂武装段海洲部的工作,使段所部改编为一二九师青年纵队。后回安平县,改任军用代办所所长。1939年秋,宋永安参与在深县程屯的破路运动,不幸被捕。当日军头目摸清他的经历后,如获至宝,以为逮住了一条大鱼,采取软硬兼威逼利诱的手段,迫使宋永安出任日伪安平县长,宋永安一身正气,严辞拒绝。无计可施的日军头目下令将宋永安软禁在安平县城内多半年时间,仍想迫其就范。到了1940年7月间,诡计多端的日军以县长宋永安的名义发布公告,以此迷惑群众,还想用既定事实使宋永安屈服。日军这一招真够损的,群众以为宋永安真的当了汉奸,一时人心惶惶。宋永安了解日军的伎俩后,怒不可遏,大骂日本头目及汉奸无耻至极,并表明了自己坚决不当汉奸走狗的决心。然后趁监视他的人不注意,从容自缢殉节,结束了五十七岁的生命,以视死如归的气概冲刷了侵略者泼在他身上的污水,真乃铮铮铁骨的忠烈之士。

再来说两个闻名冀中的燕赵巾帼豪杰。

一个是安平县南郝村的邢小梅,二十七岁的农家妇女,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在共产党抗日救亡主张的影响下,邢小梅积极参加抗日工作,她的家庭也成为秘密的堡垒户。1942年5月日军发动五一大扫荡期间,她家的地道内就藏有冀中军区摄影队的学员,以及一些枪支、弹药、文件。因为汉奸密探告密,在6月6日凌晨,大子文据点里的日军突然闯进了邢小梅的家,幸好的是邢小梅的爱人和冀中军区摄影队人员已提前转移,小梅和年迈的婆婆被鬼子抓住拷问。鬼子兵先向婆婆刺了两刀,又用刺刀刺、用枪托打邢小梅,逼问她地道在什么地方?八路军藏在何处?谁是抗日干部?邢小梅强忍疼痛咬紧牙关说不知道。鬼子见她不开口就将她摁倒在地,向她口中灌凉水,在酷刑折磨下,邢小梅仍然坚贞不屈,只字未露。黔驴技穷的日寇对这个普通的的农家妇女无计可施了,最后向她下了毒后,将她捆绑起来,扔进了猪圈,然后在她身上堆了些草,浇上黑油,放火将她活活烧死了。邢小梅死得惨烈悲壮,柔弱的双肩担起了道义,出身卑贱却生就了傲骨,在武装到牙齿的日本侵略者面前,她从来没有低下高贵的头!

另一个是被誉为冀中子弟兵母亲的李杏阁。李杏阁原籍是安国县刘长村,十七岁那年爹娘二十块钱将她卖给了安平县报子营一个光棍汉,生下三个孩子后,丈夫因病无钱医治命丧黄泉,剩下了寡母孤儿艰难度日。抗战兴起后,共产党八路军在安平县实行了减租、减息,李杏阁一家吃上了抗日政府的救济粮,她打心眼里对共产党充满感激之情,积极参加妇救会从事抗日工作,站岗、放哨、搞宣传、纺线织布、做军鞋,她掂着小脚忙碌不停。1942年五一扫荡后,抗日斗争的环境极为残酷,抗日干部战士惨遭杀害的事情经常发生,伤病员也日见增多。李杏阁冒着生命危险,又承担起照顾重伤员的工作,从接受第一个伤员安平五区区小队刘建国开始,她家伤员来来往往,从未间断,先后有73名伤员前来养伤,重伤员抬来,轻伤员转走,今天来三个,明天来两个,有的住三四十天,有的住几个月,最后的一年多时间。刘建国、魏登甫等五名重伤员,来时生命垂危,部队已经准备好了棺材,可是在李杏阁的精心照顾下,又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重返了抗日最前线。为了掩护伤员,李杏阁在家中的菜窖、猪圈等处挖了地洞,轻伤员入地洞,重伤员住炕上,李杏阁每天侍候伤员吃喝,还要钻地洞为伤员端屎端尿。有时遇有敌情,她要背着比自己沉得多的伤员在地洞爬上爬下。好多次,附近郎仁据点里的鬼子来李杏阁家中搜查八路和抗日人员,她都将伤员隐蔽好,从容巧妙应对,保证了伤员们的生命安全。李杏阁家中建秘密战地医院的和精心照顾伤员的事迹,传遍了冀中平原的各个部队。当时有一首广泛流传的歌谣这样唱道:冀中抗日战鼓响,报子营出了个李大娘,李大娘好心肠,子弟兵的母亲美名扬,做汤熬粥不怕累,接屎端尿不怕脏。掩护伤员不怕死,伤员把她当亲娘。

1944年11月冀中区党委、军区在报子营为李杏阁召开表彰大会,授予她子弟兵的母亲光荣称号,冀中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委林铁和军区副政委李志民,亲自为她戴大红花,扶她骑上枣红马。1945年春,李杏阁去阜平参加晋察边区群英会,获得了劳动模范称号。解放后的1950年,她又去北京参加全国群英会,受到了毛主席、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妇女,以对抗日工作的卓越贡献走上了荣誉的颠峰,毋容置疑也为安平人赢得了光荣和骄傲。(贾占安  整理)

 

Copyright 2018 anp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平县政府门户网站 安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安平县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冀ICP备05018304号-24 网站地图
冀公网安备 13112502000001号 标识码:1311250011